<ol id="3mzo7"><ruby id="3mzo7"><u id="3mzo7"></u></ruby></ol>

    <mark id="3mzo7"><optgroup id="3mzo7"></optgroup></mark>

    <th id="3mzo7"></th>
    <rp id="3mzo7"></rp>

    12月20日,日央行“意外”上調YCC上限至0.5%,全球資本市場劇烈震蕩。日央行為何調整、政策調整會否延續、影響如何?本文分析,供參考。


    (資料圖片)

    一問:日央行議息會議做了什么?上調YCC上限、時點早于市場預期

    12月20日,日央行議息會議將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波動區間由正負0.25%擴寬至正負0.5%,全球資本市場劇烈震蕩。YCC調整的政策發布后,日債期貨交易被迫暫停,10年期日債收益率由0.26%快速飆升至0.44%,日經225指數也在短時間內大跌3.23%;日元匯率由137.4快速升值至130.7,10年期美債收益率在溢出效應影響下大幅上行12bp至3.7%。

    市場普遍預期YCC政策的調整會發生在明年3-4月份;此次調整時點上超預期。從10Y日元掉期率和20Y日債利率來看,二者分別由8月9日的0.28%和0.80%升至12月19日0.65%和1.18%,與日央行直接干預的10Y日債利率出現明顯分化;市場已在定價YCC調整。但市場預期政策調整時點在明年4月日央行換屆后;屆時春斗調薪或將為政策調整帶來更堅實的理由。

    二問:日央行為何“提前”調整?日債流動性枯竭、基本面出現改善

    迫使日央行做出YCC政策調整最直接的因素是收益率曲線扭曲下、日債流動性的枯竭。截至12月20日,日債長端利率20Y、30Y分別高達1.2%、1.5%,10Y以內則被負利率政策和YCC政策壓制在0%附近。扭曲的日債利率曲線導致日債流動性枯竭,日債流動性壓力指數上破3.0,創2010年以來新高。為改善日債流動性,日央行做出YCC調整來理順收益率曲線形態。

    與此同時,近期日本通脹的改善、經濟基本面的邊際修復,也為日央行政策調整提供支撐。1)10月日本剔除食品與能源后的核心CPI已上行至3.6%,企業、居民通脹預期改善。疊加新通過的29.1萬億財政法案刺激,日本通脹或逐步走入日央行所期望的“合意”區間。2)隨著原油、天然氣價格回落、貿易條件改善,日本進出口連續2個月順差,經濟出現邊際修復跡象。

    三問:政策調整會否延續、影響如何?轉向“言之尚早”、沖擊不容忽視

    “穩定的通脹”能否實現,是日央行會否“轉向”寬松政策的關鍵;日本弱勢的經濟基本面、高企的政府杠桿率等,或難支持日債利率大幅上行。1)能源價格回落、租金拖累、工資增幅有限,通脹可持續性“存疑”。2)海外衰退背景下,外向型的日本經濟難逃沖擊;3)日債利率大幅上行,日本財政付息壓力或將抬升 ;4)日債價格大幅波動將對日央行資產端形成沖擊。

    即便YCC調整不意味著日央行的“全面轉向”,日債利率上行影響也不容低估。1)近期日元匯率走勢與美日利差趨同,日債利率一次性上行的影響已被市場消化;2)日本擁有全球最多的海外資產,日債利率上行,將增強本國資產的吸引力,海外資產的回流將帶來一定沖擊;3)前期借日元、買美元、投資于美債等資產的套息交易快速增加,這類套息交易或將發生逆轉。

    風險提示:日央行貨幣政策收緊超預期、海外經濟衰退超預期。

    報告正文

    一、日央行議息會議做了什么?上調YCC上限、時點早于市場預期

    12月20日,日央行在12月貨幣政策例會上維持收益率曲線控制(YCC)政策,但將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波動區間由正負0.25%擴寬至正負0.5%。自2016年9月21日實施YCC以來,日央行曾在2018年6月30日、2021年3月19日兩度調寬過日債收益率的波動區間。此次調寬前,10Y日債利率多次觸及0.25%的利率上限,自9月以來,持續在0.25%以上區間運行。為堅守YCC,日央行數次啟用固定利率無限量購債工具干預國債市場,并在9月1日以來持續使用。

    YCC調整的政策發布后,10年期日債收益率快速上行,并對日本股市形成明顯壓制;日元匯率明顯升值,而10年期美債收益率也受到顯著影響。日央行決議公布后,日債期貨交易被迫暫停,10年期日債收益率由0.26%快速飆升至0.44%,日經225指數也在短時間內大跌3.23%。同時日元匯率由137.4快速升值至130.7,10年期美債收益率也在溢出效應影響下快速上行12bp至3.7%。

    事實上,市場對YCC政策的調整有預期,但普遍預測調整會發生在明年3-4月份;此次政策調整在時點上略超市場預期。日央行行長黑田東彥的任期將于明年4月結束,市場普遍預期日本的貨幣政策將在下任行長就任后會有調整。從10Y日元掉期率和20Y日債利率來看,二者分別由8月9日的0.28%和0.80%升至12月19日0.65%和1.18%,與日央行直接干預的10Y日債利率走勢出現明顯分化。鑒于黑田東彥立場“偏鴿”,市場普遍預期政策調整的時點會發生在新任行長就任后。屆時,日本春斗[1]調薪或也將為政策調整帶來更堅實的理由。

    [1]日本每年春季均有一波為提高薪資與改善工作條件的勞工運動,被稱為春斗?!按憾贰痹诮y一領導下,往往能取得工資的明顯提升。

    二、日央行為何“提前”調整?日債流動性枯竭、基本面出現改善

    迫使日央行做出YCC政策調整最直接的因素是收益率曲線扭曲下、日債流動性的枯竭。由于YCC僅針對10年期國債,截至12月20日,日債長端利率20年、30年期分別高達1.178%、1.510%,10年期以內則被負利率政策和YCC政策壓制在0%附近;中短期日債利率過于“平坦”,而長端又過于“陡峭”。扭曲的日債利率曲線導致了日債流動性的枯竭,10年期日債一度連續4個交易日無成交;日債流動性壓力指數上破3.04,創2010年以來新高。為了使市場功能重歸正軌,改善日債流動性,日央行做出YCC調整來理順收益率曲線形態。在聲明中,日央行還強調,日本國債利率是企業債的定價基準,過低的基準利率也不利于企業融資,而這恰恰是日央行維持寬松政策立場的主要目的。

    與此同時,近期日本企業、居民通脹預期抬升,疊加財政刺激計劃的推升,日本通脹的改善也為日央行政策調整提供支撐。一方面,10月日本核心CPI已上行至3.6%;通脹水平的持續上行,改善了企業、居民的通脹預期。截至9月30日,日本企業對核心通脹的預期走高至2.6%,居民對通脹的預期也上升至8.5%。另一方面,11月8日,日本新通過的29.1萬億財政刺激計劃,將通過汽油補貼、進口小麥補貼等渠道,進一步提振日本通脹水平。日本通脹或在預期自致、財政刺激下,逐步走入日央行所期望的“合意”區間。

    此外,隨著能源價格回落、貿易條件改善,日本經濟基本面的邊際修復對此次政策調整也有一定支撐。作為外向型經濟體,日本貿易依存度高達43%,且能源結構上對油、氣資源的依賴度分別達38%、25%。年初以來油氣價格的飆漲,疊加定價權不足、成本轉嫁能力的缺失,使得日本貿易條件快速惡化,拖累日本經濟。2022年三季度,日本GDP環比折年率錄得-1.2%,其中凈出口項的拖累高達-2.6%。而近期,隨著原油、天然氣價格大幅回落,貿易條件改善后,日本進出口連續2個月順差。經濟的邊際修復跡象,減弱了對政策調整的掣肘。

    三、政策調整會否延續、影響如何?轉向“言之尚早”、沖擊不容忽視

    日央行實施量化質化寬松(QQE)和YCC的目標是使核心通脹率穩定地運行在2%以上。雖然當前通脹率已經遠遠超過2%,但日央行認為,這更多的是由外部因素引起的,12月例會中,日央行并未改變寬松的政策立場,因為官員們認為,當前的高通脹或只是“臨時的”[2]。能源價格高企、日元快速貶值帶來進口成本上升、并向消費者轉嫁,是日本物價上漲的主要原因。而近期,這兩方面因素都已出現緩和。長期來看,由于人口持續下降、空置率高企,以及租戶保護法的實施,占日本CPI權約20%的租金增速持續低迷,對日本通脹形成拖累。而工資增速方面,10月“春斗”調查顯示2023年基本工資增幅或為2.0%,與2022年基本持平,尚未形成“更高且更持續的工資增長”。

    [2]日央行官方文件中并未出現“臨時的”一詞。

    日央行10月預測認為,2023年核心通脹率或下降至1.6%。走勢上,2022H1通脹呈下行態勢,但H2或有所反彈,原因在于產出缺口的收斂和工資的上漲。值得強調的是,日央行對待“工資-通脹”螺旋的態度和美聯儲、歐央行存在本質區別。90年代“大泡沫”破裂之后,日本長期受困于通縮產生的惡性循環之中。日央行的政策目標就是希望通過抬升通脹,進而形成收入和支出的“良性循環”(virtuous cycle)。日央行不希望過早地轉變政策立場,終止這一循環的形成。

    日本弱勢的經濟基本面、高企的政府杠桿率、過高的央行持債,也均難以支持日債利率的大幅上行??紤]到2021年11月澳大利亞放棄YCC時澳債利率飆升的先例,日本央行也有更多顧慮:1)11月歐、美、日制造業PMI均下滑至榮枯線以下,弱勢的經濟基本面難以支撐日債利率的大幅上行;2)日本264%的政府杠桿率全球第一,日債利率大幅上行后,日本財政付息壓力或將明顯抬升[3];3)日央行持有超50%的日債,日債價格大幅波動將對其資產端形成沖擊。

    [3]截至11月15日,國債未償余額為1078.3萬億日元,其中539.3萬億日元的國債發行利率均低于0.1%,約306萬億日元的國債將在3年內到期。隨著疫情影響的逐步退坡,前期日債超發后日本杠桿率或維持相對穩定。假定日本維持現有杠桿率對所有國債均進行到期續發,假設YCC放棄后10Y日債利率飆升至4%,2025年利息費用占GDP比重將為3.85%。

    即便此次YCC調整并不意味著日央行的“全面轉向”,日債利率的上行影響也不容低估。1)匯率而言,近期日元匯率走勢與美日利差較為一致,日債利率一次性上行的影響已被市場消化,后續走勢主要取決于美債利率,預期日元中短期維持高位震蕩,長期步入升值區間;2)日本擁有全球最多的海外資產,其中美國資產高達268萬億日元;日債利率上行,將增強本國資產的吸引力,海外資產的回流將帶來一定沖擊;3)美日利差快速走闊階段,借日元、買美元、并進一步投資于美債等資產的交易快速增加,前期這類套息交易或將發生逆轉。

    經過研究,我們發現:

    1、12月20日,日央行議息會議將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波動區間由正負0.25%擴寬至正負0.5%,全球資本市場劇烈震蕩。YCC調整的政策發布后,日債期貨交易被迫暫停,10年期日債收益率由0.26%快速飆升至0.44%,日經225指數也在短時間內大跌3.23%;日元匯率由137.4快速升值至130.7,10年期美債收益率在溢出效應影響下大幅上行12bp至3.7%。從10Y日元掉期率和20Y日債利率來看,市場對YCC調整已有預期。但市場普遍預期YCC政策的調整會發生在明年3-4月份;此次調整時點超預期。

    2、迫使日央行做出YCC政策調整最直接的因素是收益率曲線扭曲下、日債流動性的枯竭。近期日本通脹的改善、經濟基本面的邊際修復,也有支撐。1)扭曲的日債利率曲線導致日債流動性枯竭,日債流動性壓力指數上破3.0,創2010年以來新高。2)10月日本剔除食品與能源后核心CPI已上行至2.5%,企業、居民通脹預期改善。疊加29.1萬億財政法案刺激,日本通脹或逐步走入日央行所期望的“合意”區間。3)隨著原油、天然氣價格回落、貿易條件改善,日本進出口連續2個月順差,經濟出現邊際修復跡象。

    3、“穩定的通脹”能否實現,是日央行會否“轉向”寬松政策的關鍵;日本弱勢的經濟基本面、高企的政府杠桿率等,或難支持日債利率大幅上行。1)能源價格回落、租金拖累、工資增幅有限,通脹可持續性“存疑”。2)海外衰退背景下,外向型的日本經濟難逃沖擊;2)日債利率大幅上行,日本財政付息壓力或將抬升 ;3)日債價格大幅波動將沖擊日央行資產端。

    4、即便YCC調整不意味著日央行“全面轉向”,日債利率上行影響也不容低估。1)近期日元匯率走勢與美日利差趨同,日債利率一次性上行的影響已被市場消化;2)日本擁有全球最多的海外資產,日債利率上行,將增強本國資產的吸引力,海外資產的回流將帶來一定沖擊;3)前期借日元、買美元、投資于美債等資產的套息交易快速增加,這類套息交易或將發生逆轉。

    四、風險提示:

    1、日央行貨幣政策收緊超預期:通脹率高居不下、春季大幅調薪,可能會導致日央行貨幣政策收緊超預期,YCC政策徹底放棄、或重啟加息。

    2、海外經濟衰退超預期:持續大幅加息,可能帶來海外經濟體需求的快速惡化,疊加能源價格居高不下,經濟步入深度衰退。

    本文編選自微信公眾號“趙偉宏觀探索”,作者:國金證券趙偉團隊;智通財經編輯:謝青海。

    推薦內容

    美女潮喷高潮视频
    <ol id="3mzo7"><ruby id="3mzo7"><u id="3mzo7"></u></ruby></ol>

      <mark id="3mzo7"><optgroup id="3mzo7"></optgroup></mark>

      <th id="3mzo7"></th>
      <rp id="3mzo7"></rp>